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新华网厦门6月17日电 题:三问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沈汝发

近期,重查“郭美美事件”等传言再度引发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的关注。在参加第五届海峡论坛期间,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就红会如何建立新时期公信力、如何接受监督,以及近期有关红十字会的热点问题接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专访。

 红会如何建立新时期公信力?

“很多人和我提到一个红会重塑公信力的问题。”赵白鸽说,“实际上,中国社会在快速发展过程中,包括政府、社会组织等都面临一个如何建立新的形势下满足老百姓期待的公信力的问题。”

赵白鸽认为,“今天的社会公众期待更多的参与、更大的透明度和更多的发言权。这一点,我认为公信力问题不是重塑,而是要建立一个新时期公信力。”

赵白鸽提出,建立这种公信力有三个方面的要求:一是必须满足公众的需求,必须在认真调查的基础上提供适应公众需求的服务;二是必须履行公众授予的权利,红会是在给老百姓提供公共服务,所有的捐赠人在捐款物问题上不仅仅授予红会权利,同时也承担很大的责任,红会要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受托人,为委托人负责;三是执行过程的透明公开,不仅仅要讲做了什么,还要讲清楚是如何做的,要保证执行过程的透明化和公开性。

赵白鸽表示,在新时期公信力的建设过程中,对红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整个中国红十字会一定会按照这样的发展目标和方向来逐步地进行改革,使红会的工作越来越符合时代发展的需要。

   红会如何回应各方关注?

“现在整个社会公众对红十字会的关注,应该作为促进我们工作的动力,但应该以事实为准绳。”赵白鸽说。

“目前,社会对红十字会予以高度关注,对其所存在的问题也给予了严肃的批评。我们的态度是只要你说得对我们就改正,甚至批判都没有问题。”她说,“但是社会的公正和社会的进步应该以事实为依据。”

“目前有个别媒体和个人不顾事实真相,甚至为达到个人目的,不惜造谣中伤,歪曲事实,这样的做法应当受到指责,因为这样的做法有碍社会的公平和公正。”赵白鸽说。

赵白鸽还澄清了一个广为传播的传言。“4月21日,当我们开始和台湾红十字组织联系的时候,网上有一个炒得沸沸扬扬的传言,即中国红十字会要求台湾红十字组织不交500万就不能进芦山灾区,并且把这个故事称作留下买路钱。”她说,“目前经查证这是一个谣言。这种谣言破坏了海峡两岸红十字组织的合作,也伤害了两岸人民的感情。”

“任何造谣、中伤、不符合事实的行为,都是有碍于社会公正和社会进步,对红十字会的关注甚至批判都应该基于事实。”赵白鸽说。

   红会如何接受监督?

赵白鸽接受采访时介绍,红会将接受法律监督、政府监督、社会监督和自我监督等四方面的监督,提高透明度,提升公信力。

其中,社会监督目前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社会舆论监督。“包括所有新闻媒体和公众对我们的监督,我们欢迎媒体对我们红会的工作提出宝贵意见。”赵白鸽说,另一个就是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

针对备受关注的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赵白鸽说:“社监会委员是受红会邀请的一批具有独自思考和专业能力的专家。”“对一个组织实行严密的全过程监督,如果没有对这个组织的专业判断和对工作的深入了解,要想做监督恐怕不很容易。譬如对红会的捐赠款物管理,项目的绩效评估,红会的层级问责等都必须有专业人士的介入。”

赵白鸽说:“由各领域的专家组成的社监会对我们的监督作用太重要了,在某种程度上并不亚于媒体在出现问题之后的监督。”红会所强调的社会监督应该是对整个过程的全面监督,同时在出现问题时,必须有快速完整的纠错机制。

延伸阅读:

赵白鸽,汉族,女,1952年出生于上海,籍贯河北,中共党员,早年在江西农村插队当知青。1975年考入江西医学院(现南昌大学),1978年毕业后留校工作担任基础部党总支委员、助教。1981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1984年获医学硕士学位,1989年毕业于英国剑桥大学,获生物医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上海市计生委科研所副所长,国家计生委科技司司长、国际合作司司长、国家人口和计生委副主任、党组成员。2010年3月任国家人口计生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2011年10月担任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曾任国际计划生育联合会中央理事,亚太地区司库。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世界家庭联盟亚太区副主席。现任中国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