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山威戏法”骗贷内幕

在刘铁男案中,从现在的情况再返回去看当年的事情不难发现,倪日涛在加拿大成立那些公司的唯一目的就是骗取贷款。其骗贷手段之复杂、细密好似变戏法一般,再加上身居高位的刘铁男暗中运作,骗贷几乎得手。但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问题竟然出在了刘铁男情妇徐某身上。

2005年6月,卑诗省法院通告记载了一桩收购案,被收购方是一家被破产清算的纸浆生产企业斯基纳纸浆厂。倪日涛的CGR先后以429万加元和330万加元的价格,购买了该企业的资产设备和土地,并在2006年6月转让给山威林业。紧接着,山威林业又以150万加元购得斯基纳纸浆厂的剩余资产。

在山威林业收购斯基纳纸浆厂的同时,倪日涛也开始运作以自己名下的中竹控股来收购已被山威林业买下的斯基纳纸浆厂。所谓的“山威戏法”正式开演。

首先,倪日涛先想方设法以国家发改委名义致函破产清算人,称“对该项目持欢迎和支持态度”,并以“中国官方支持”为资本,承诺投资1亿加元重建斯基纳纸浆厂项目,换取该企业所在的鲁珀特王子港市政府的税收优惠。继而,他又以鲁珀特王子港的税收优惠为资本,以斯基纳纸浆厂重建计划为蓝图,向中国进出口银行申请贷款。2006年6月6日,中国进出口银行表示对此项目有兴趣,并称在符合审批条件后,将愿意提供不超过7339.27万美元的贷款。

此外,倪日涛还向国家发改委提出申请,请求批准以中竹控股向中国进出口银行和民生银行申请贷款,用来收购加拿大的斯基纳纸浆厂,并且提交了一份由美国评值有限公司加拿大分公司2006年出具的资产评估报告,将该企业资产评估价格估值为2.02亿加元(按当时汇率,约合1.85亿美元)。

事实上,斯基纳纸浆厂早已属于由山威投资有限公司控股的山威林业,山威投资和中竹控股又都在倪日涛名下。山威投资不到1000万加元收购的企业,却要作价2.02亿加元“卖”给本家的中竹控股,而这笔“收购款”又来自国内贷款。“自己收购自己”,这就是骗贷的关键所在。

为掩人耳目,倪日涛谎称山威林业的控股母公司是山威控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名义上的法人是另一个加拿大华人,这样一来,中竹控股不仅可从“非关联企业”山威林业手中收购斯基纳纸浆厂,还可趁势收购山威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

当时,斯基纳纸浆厂的技术、设备都早已过时,并于2001年秋天停产,至今也未复产。鲁珀特王子港市这些年来随着传统纸浆业出现颓势,经济形势不佳,因此最初对“有中国官方来头”的中竹控股相当欢迎,也乐于促成此事。

在这期间,倪日涛又用伪造的文件骗到了国家发改委对并购案的核准,刘铁男也利用手中的权力试图促使银行尽快放款(中国进出口银行7339.27万美元,民生银行1亿3788.24万美元)。“当时国内银行到现场去考察了,诈骗几乎成功。”知情人士说。

就在这节骨眼儿上,徐某害怕了。

倪日涛当时为收购斯基纳纸浆厂而在国内上报这个项目时,作为公司高管的徐某在很多文件中都有签字。但事后,徐某得知在签字之前,倪日涛已瞒着她把项目收购的金额、转股协议等文件全都做了假。面对数额过于巨大的骗局,徐某感到风险实在太高,不敢继续做下去,就提出了辞职,还亲自找到刘铁男要求阻止该项目。结果,刘铁男站在了倪日涛一边,而倪则认为“徐某知道的事太多”,对她发出了几次死亡威胁。

为了“自保”,徐某从2011年开始向国内媒体寄送揭发骗局材料,后又主动举报了刘铁男更多的问题。《财经》杂志罗昌平手上的举报材料就是徐某提供的。受举报影响,已经出具贷款协议的两家银行并未最终放贷。据悉,如果没有这些意外发生,刘铁男和倪日涛很可能骗贷成功,两家中国银行和若干家国有企业将蒙受10多亿元人民币的巨大损失。

Post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