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ader
111 Rock Street, San Francisco

11月14日,在河南永城,一辆大货车被运政、路政部门相继罚款。司机称在出示了月票(每月给路政3000元)和年票(每年给运政3000元)后,路政部门仍要罚款,女车主求情未果,当场服剧毒农药自杀,现在仍在医院抢救。接受记者采访时,执法人员称是正常执法,不清楚女车主是否喝药。

据央视经济半小时报道

□事件

不堪罚款女车主服毒

地处河南最东部的永城市毗邻安徽、江苏、山东三省,是连接四省的交通要道。货车司机反映,这里是有名的三多:执法人员多、罚款金额多、罚款花样多。最近甚至有货运车主不堪罚款喝药自杀。

据货车司机郭万里讲述,11月14日17点多,他开车和车主温丽一起去送石料,在永城市沱滨路附近,被一辆交通执法车超车拦下,对方要他出示“票”。

郭万里说,货车车主向永城运政、路政执法部门事先缴纳的超限罚款的费用分年票、月票两种。年票是向运政执法部门缴纳,一年一次,每车3000元,超载行驶不罚款。月票则向路政执法部门缴纳,每月3000元。当时,他和车主都以为拿出年票就会像往常一样放行。但运政执法人员看了年票后打电话叫来了公路局的人。

约5分钟后,一辆流动治超车赶到。一看路政执法人员来了,郭万里赶紧拿出10月29日刚缴过的罚款月票,有效期到11月29日。

但对方坚持要罚款。僵持间,一个路政人员告诉郭万里,现在超载货车除了月票,还得再拿钱出来打点,才能放行。

闻听此言,温丽马上乘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七八分钟后回来时带了一瓶农药。

郭万里说,温丽拿农药对路政执法人员说,“你要不让我过,我就死给你看。(路政执法人员)说,那你死,你死跟我们没关系”。温丽毫不犹豫地打开瓶子,喝下了农药。

路政称不知对方喝药

此时,闻讯赶来的车主家人赶紧夺下农药瓶。

温丽的哥哥刘怀洲说,温丽喝药后手和脚都在颤抖,但路政部门在场的几位负责人立刻开车走了,执法车也拒绝送人去医院。家属打120叫来救护车将温丽送到医院抢救。

对于上述说法,永城市公路局路政大队大队长高永福接受采访时,否认存在月票,“我不知道月票什么概念”。

说起当时的情况,他称超载处罚是正常执法,“咱就跟车主反复地做工作,你车辆违章超载,一直在劝解。我们工作人员就把药瓶子夺下来了,把车主给拖一边去了”。对于执法人员没送温丽去医院的原因,高永福称“不知道车主喝药”。

两辆车半年被罚20万

常在永城一带跑的货车司机、车主们介绍,他们被迫常年购买运政、路政罚款年票和月票,但有时只有这两张票还不“保险”。

郭万里说,温丽之所以拿命相搏,并不仅仅是为了当天的罚款,10月份他们刚被罚了好几万元。尽管他们按时购买年票月票,但执法部门要罚就罚,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

据刘怀洲介绍,他们兄妹俩今年4月共同出资贷款买了两辆货车,每辆车30多万,贷款首付20多万元,每月需还贷2万多元,被扣的是其中一辆。从4月买车到现在,两辆车跑运输也就半年多,但光罚款就将近20万,有时一次罚几万元。眼下,他10月份和11月份的贷款都没能交上。

温丽跟车当天,兜里只有300多块钱,是她和司机的饭钱。

11月26日,记者离开永城时,温丽的货车仍停在事发现场,两辆路政执法车一前一后堵在公路上,几名执法人员日夜轮流守候,吃睡都在车上。

由于当事人眼下还在医院抢救,事件真相只能等待相关部门的介入和调查。

Post Author: admin